狗Celia

我乃冬瓜茶大仙

永远是为了让各位开怀大笑。


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ω`❁)

每天都很知足地活着赞美太阳

只有三岁

一个低端产粮户,不是太太,喊我苍苍或者苍狗或者阿苍或者Celia或者CC都好,不拘泥于小姐(没有错字)

“我本来想对你说声早上好,可我又不喜欢在早上撒谎。”——男神龙

我的心像只游隼冲进了北冰洋,对,以他398公里的时速。

不是午夜也梦回

空气很混浊,呼吸着霉味。光脚踩着厚重的红地毯,跳蚤和吸血虫乐此不疲地在你的脚上腿上挖洞、啃咬。手臂上的伤口好不容易结痂了,那块褐色却被不小心蹭掉,于是又流出血来。这里真他妈热又真他妈的冷。

把电子手表按亮,当地时间下午四时十分。

你举着从脏兮兮的内衣里掏出来的执法记录仪,不知道该把镜头对准蓬头垢面的自己、粗糙且痕迹斑斑的墙还是角落发臭的排泄物,因为两天前就已经全拍摄保存下来了。

对响王完全是cp脑,无论多蠢我都觉得无敌好吃_(:3」∠❀)_

啊——响王世界一级棒——

我也好想产粮啊——

人一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听故事,有点四象生八卦的意思。婆婆来看我就跟我闲聊了一会儿。

她问:“你这伤得不重?”

为了不让婆婆忧心,我就小鸡啄米点头,指着我的时尚双拐说:“不重,现在能拄拐到处转悠,稳当,健步如飞。”

于是老人家满意点头,“好生休息,伤筋动骨一百天。”接着又说,“怎么你没继承我骁勇善战的基因啊。”

我满脸问号。

老人家横我一眼:“你婆婆十四岁就打仗去了,还没吃过一颗子弹。”

我恍然大悟,连忙抱拳:“给您丢脸了。”

婆婆傲娇地哼了一声,又嘟哝道:“哪里像你公公那废物,好几次差点就马革裹尸。”

我立马深沉:“男人的伤疤是荣耀,我公那叫战功赫赫。你看抗日战争、抗美援朝、越南...


艾丽克丝尝试着把院子里的那株三色堇种活,但是她尝试了三秒钟便放弃了。当她放弃的那一刻,三色堇又重获新生,顽强努力蔫了吧唧地生长起来。艾丽克丝叉腰站在纱窗门旁边掉了些白漆的木躺椅边,抄起手旁的葡萄汁凑到嘴边。屋里飘来松饼的味道,还有一些糊味儿,艾丽克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的焦糖又被煎坏了,连忙跳着脚杀进厨房,葡萄汁丢到一边,使劲抓着锅铲从平底锅上那些已经看不出来像什么的焦糖给撬下来。

捏着断铲的艾丽克丝决定今天早饭只吃松饼不加其他。

她捞出水槽里的葡萄汁,一屁股坐在塑料三角椅上,叉子戳进松软的早饭,很快地裁出一块送进嘴里。她瞧着墙上挂的猫头鹰闹钟,

随手写_(:3」∠❀)_

我本是佛罗伦萨深处一个默默无闻的鸟嘴医生。那个小子——抱歉,请原谅我不讲规矩,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在心里胡说八道——满嘴是血,来找我治病。

我捏着他的下巴上下打量,他大概是懂得疼了,呲牙咧嘴地吸凉气,我翻了个白眼,说:“早知如此,你当初就不该争强好胜,年轻的先生。”

他口齿不清地回道:“对不起,先生——”

我松开手回头拿药,“可能会留下一条疤痕。”

他的哥哥在一旁笑嘻嘻地捣乱,“哇,不知道你的脸上添了一条恐怖的沟壑还有多少姑娘愿意搭理你,艾吉奥?”

小子回头瞪了哥哥一眼,但牵动了伤口,所以做出一副怪相来,反倒逗得他哥哥笑得越发大声。我把药膏塞到他手里,胡乱问他要了些钱,然后听着他说“谢谢...

_(:3」∠❀)_我知道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所以我要大声说!

祝我三岁生日快乐!

活着

使人高兴得

想劈叉

好多文都被屏蔽了,一丝尴尬

【沙李】黄文

黄文???

我觉得两个老干部的第一次尝试大概是……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李达康这样安慰着沙瑞金。

沙瑞金脸色不好看。“睡觉吧。”

尽管这可以归咎于年纪,但不幸的是沙瑞金不是一个愿意服老的人。

玩梗——中国电视史的安利2333333333333

“你为什么爱我?”

“那你要问问我的袖剑!”

“可是袖剑不会说话。”

“袖剑当然不会说话,袖剑只会杀人!”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爱我?”

“你要问我的袖剑!”

“袖剑不会说话。”

“对,袖剑只会杀人!”

比起“月色真美”这样温柔含蓄的,我的文风还是保持“姑娘姑娘嫁给我”这种豪放粗犷的吧……

所以这就很局限——我没办法产沙李、响王、甚至是奔莎跳逗的粮。事实上这样的文风套在哪个我萌的cp上都不合适,又不是原始人石头砸脑拖洞穴。

有没有什么适合“姑娘姑娘我爱你”这种画风的cp啊?233333333333答案是否定的

“OK……我们试着对视一下。就像是普通恋人那样。做他们常做的事。别用鹰眼。然后告诉对方……你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艾吉奥深呼吸一下,按住阿泰尔的肩膀,让他正视自己。

“可以。”阿泰尔说道,然后抬起头盯住艾吉奥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艾吉奥捂住了脸。“……你可以把头低下去了,我在你眼睛里看到了世界末日。”

“Okay.”阿泰尔默默地别开眼睛。

“呃……”艾吉奥有点不好意思,“那你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呢?”

阿泰尔瞟他一眼。“我。”

傻白甜 ooc

假装自己有在写东西눈_눈

停止写一见钟情( ¨̮ )再写一见钟情我给自己一拳

【EA】我举报……!

全是点梗的废稿_(:3」∠❀)_

网络爽文,oocc,引起不适,打120
霍格沃茨au  狮e与鹰a  没想到吧.jpg
每一次卡萝卜太太的点梗时我就想写ea??

六年级时阿泰尔当上了级长,这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本应该在一年前就发生。毕竟阿泰尔是那种选修了所有课程还统统拿到“O”的学霸,还代表拉文克劳取得了无数场魁地奇比赛的胜利,待人和善,才思敏捷,运动神经还发达,整个霍格沃茨从校长到石像没有不喜欢他的。

阿泰尔五年级的时候就一直被推荐去竞选级长,只不过他没答应。六年级他戴上了那傻兮兮的徽章是因为他和朋友打赌输了。

那个朋友自然不是艾吉奥,因为现在艾吉奥着你抓耳挠腮地想着怎...

【EAE】费尔奇先生要求加薪谢谢

哦这是之前点梗的废稿……∠( ᐛ 」∠)_

网络爽文,爱咋咋地,严重ooc,霍格沃茨au,狮e和鹰a,阿维太太点的梗

萝卜太太点的暂时写不出来

我脑子里全是挨揍淘气三千问

我真的没有看《爱上调皮优等生》,没有

叛逆二太爷和叛逆小色鬼,两个念五年级的小巫师

纯爱,喜剧,神经病,只有十五岁的少年还想怎么样嘛

艾吉奥现在每天最期待的事是和拉文克劳上同一堂课,哪怕是他最讨厌的算数占卜课——费德里科那个混蛋在他选课的时候把他的报告给篡改了,原因是因为艾吉奥半夜潜入他的寝室剃光了他一头骄傲的秀发,而艾吉奥把他的头剃成河童式是因为费德里科在他洗澡前将花洒喷头替换成了粪弹……再往前说就太偏题了。...

【EAE】拉文克劳是不会和格兰芬多谈恋爱的

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阿德问号】好像是废稿
我干嘛留着废稿啊??【阿德问号x3】

网络爽文,爱咋咋地,重度ooc

我真的没有看《爱上调皮优等生》,我真的没有

一  入学的第一天艾吉奥从火车车窗跳了出去

“检查一下,课本带了吗?”

“带了。”

“魔杖带了吗?”

“带了。”

“猫头鹰带了吗?”

“带了。”

“记得每周给我们写信,你哥哥人呢?让他和你坐一个车厢,否则你肯定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奥迪托雷夫人的眉毛微微皱起,她把双手搭在自己的二儿子肩膀上,抬起眼睛四处张望,“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让他去美第奇家过暑假,更别提答应他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碰面。”

站台里的巫师们挤挤...

中弹是什么感觉?

第一个瞬间没有什么感觉。第二个瞬间是卧槽。第三个瞬间是我操。第四个瞬间是我操你妈逼的我日我去去去去去去啊啊啊啊啊靠靠靠靠靠日日日日日——

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痛感迅速蔓延至全身,浑身无力且指尖发凉,很快冷汗会伴随着烤肉的糊味儿滑下你的额头和脊背,血好像不要钱一样欢快地流。假如你比较幸运,疼晕过去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东西失去了意识,那还没什么影响。但是如果你伸懒腰腿抽了个筋都能大吼出声,那就实在是……令人深表同情了,因为如果没伤到要害,你也许还要忍上一段艰难的时间,这段时间差不多相当于猴子进化成智人所用的时长吧,对你来说。

但是最令人窒息的是铺天盖地的恐慌惊惧。

我还能不...

介绍一下,我爸,宇宙,无敌,钢铁,直男

噗嗤

看完了大鱼海棠

感觉没有什么感触

可能最大的一个想法是……

任何事物都是互相影响的,因果命运,冥冥中自有定数。很玄妙啊。我很喜欢这种玄妙。(你看看这就是你总结出来的和电影根本没关系的东西)

感觉自己完全是状况外漫游,自己最终的结论和别人抓到的重点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

画得很清新很好看了,但是剧情感觉又意外地没那么恬淡,和我预想的故事完全是两个故事(其实根本没有概念只是以为是浪漫的神话故事来的)。

但是画面还是很棒,我喜欢爷爷的便便头。

我是不是比别人慢太多拍了,好像每次都这样

ヽ(゚∀゚)ノ!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

暴雨更了4,肯威家什么时候更,不知道

©狗C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