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Celia

一个臭算命的冬瓜茶

“我本来想对你说声早上好,可我又不喜欢在早上撒谎。”——小龙《成龙历险记》

废话一箩筐

今年三岁,永远三岁

谢谢你喜欢我!

我也想知道印象什么的23333333永远喜欢这些


请看tag

试图正经评价:《无敌破坏王2》充满了想象力、创造力,情感丰富,紧联时事,用最可爱的方式解答了一个问题。非常迪士尼,真实勇敢地向我传递着。


真的想说的:我爱!!!!!!!大家也太可爱了!!!!!!!!!!!!!!!!

2018年文产出的一个总结

一月:


“那么,大脑门君给小美人当了那么久的魔术助手,有没有学到什么呢?”牙琉笑眯眯地靠过来。


“刚才是虚张声势,现在是魔术了吗……”王泥喜悄悄地拉开一点距离,“把钱变出来,即使是魔术也太犯规了吧。而且美贯的魔术更擅长让东西消失。”


——【响王】《逆转的街头卖唱》


我可能真的不适合日式画风……


二月:


但是那是我的大脑门君,是我喜欢着的大脑门君。我的大脑门君就要待在异国,身边有着不同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和我有交集了。


可是我又无法下定决心向大脑门君告白。也许大脑门君也喜欢我,可是身处异国的两人,是很难维持一段恋情的。尽管会有一时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是最后也...

我觉得我写出了一个十分难以接受的东西……航海组灵魂伴侣au。我一直想写写灵魂伴侣au……


相差四十四岁的灵魂伴侣。他三岁时他就去世了。他二十六岁时遇见了他灵魂伴侣的儿子。他从没把那条断掉了的看不见的丝线当回事,也从不好奇他尚未记事时就失去的灵魂伴侣是怎么样一个人。父亲告诉他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但同时也告诉他没有灵魂伴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当他抚摸那座钢琴,听到那首船歌,在被海尔森呵斥的时候,他大哭起来。

我fong了

我真的吃爆哥嫂组,这对真的太好吃了QAQ


采访中哥哥被提问忒修斯这个名字有没有特殊剧情,因为它是个属于英雄的名字。然后哥哥就摇头“哦我不知道啊我啥都不知道没有吧我觉得没有”(为了保密,不过我觉得他也确实是暂时不知道)


然后leta的演员笑着说:“You are my hero.(你是我的英雄。)”


哥哥的演员就红着脸:“You are……you are my hero.(你才是我的英雄。)”


我操,这就是我一直脑补的哥嫂组感觉!!!!!!!

有点无聊

今天因为一支修好的按动中性笔而很高兴


我洗完脚之后躺在床上晾脚,看着我脚后跟上垂坠的水珠看了五分钟它也没有掉下去,然后我把它抹在了另一只脚的脚背上


然后和好朋友把破了的书的封皮用透明胶带粘了起来


今天无事问冬风


我们这儿也没有冬风


尽管已经十二月

总结会好无聊啊——

叛变重制版这个衣服旗子飘得,晃晃悠悠的深得我心!

颇有感触的是见到出狱的人,他们从神情可怖的“老子杀你”变成羞涩腼腆的“谢谢您当时的照顾”,真是不一样啊,很欣慰是如此。理解和原谅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可我很欣赏这种对生活的热爱。我知道去承受恐惧和歧视以及强烈的负疚感很难,但如果你没法克服,你就只能又重蹈覆辙,接受这种类似磨练的轮回。你不应该再回去了。就像你接受的课程所教的东西,它不是让你去掩饰和逃避。你知道那是什么。就像是去看日出,太阳光刺眼无比,我们直视这个巨大的光球,神晃眼花并流下热泪,感叹日出是那么伟大。


我现在就像个中年鸡汤女人


但这确实就是我想表达的什么东西

最近读了很多关于父亲的作品。今晚看了一部有关爷爷的电影。深受感动。


昨天我只是提了一句我要参加一个很重大的会议,我爸就说“对不起呀,爸爸没办法去帮你加油”我就“噢——”了一声,说爸我人微言轻,没什么事要做的。可是我爸真的很可爱。唉,我是永远需要爸爸的加油的。


我很喜欢感受家人的爱,很喜欢和他们分享爱,我喜欢家庭的氛围。让人心头温暖。这就像是我这个年纪会说出的老生常谈的话了。这就像是了。

我总有一种我只要把橡皮屑拨到一边它们就会自动消失的错觉

航海组 消防员au 短打

其实这是在n刷门罗上校领饭盒剧情时出的脑洞——对不起门罗上校orz


热,太热了,真是太热了。爱德华被迷迷糊糊地拖出房子的时候仍然神志不清。他喉咙发痛,呼吸困难,因缺氧而头晕目眩、浑身无力,他被放在安全的一处,有人扶着他慢慢坐下,结果他整个人直接滑到了地板上。


“最好不要躺着。”有个声音说。


多管闲事,老子的房子刚刚被烧了啊,爱德华想这么说,但他说不出话,只好努力地睁开眼睛打算给说话人


清理临时保存

【航海组】Rumors

是傻吊ooc文


沙雕明星au


作者的话:Kiss,kiss,kisssssss!


他必须确保没有人在跟踪他。没有人用什么东西瞄准他,没有人等着借此大发一笔财。没人趴在草丛里或者藏在屋顶上,只为给爱德华来个致命一击。天很黑,而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爱德华认为自己足够谨慎了,这一次他特别注意了自己的穿着打扮,墨镜,口罩,风衣,严严实实,他母亲都不一定能认出他来。他自己的车距离这里还有两百多米,而这一段路他选择步行。


那个人的车在那里,很接近了。爱德华左顾右盼,再三确认,才假装若无其事地经过那辆低调的车子,然后瞬间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车里的人也同样是一副要去抢银行的...

【百合组】在爱里

ooc


是伊薇和邵云



“随便一杯咖啡。什么都好。”伊薇焦躁地对那个服务员说。服务员耸了耸肩膀,拿起了一只杯子。伊薇把两条胳膊都搭在柜台上,四处观望。


有个医院义工推着空轮椅经过她身边,对她微笑了一下。清洁人员拖地拖到她脚下,让她把左脚抬起来,伊薇照办了。然后他又让她把左脚放下,将右脚抬起来,伊薇只好按他说的做。他围着她转了一圈,就扭动着屁股去清理椅子下方了。


伊薇把下巴也搁在柜台上,小声地央求道:“拜托你快点吧女士。”


服务员翻了个白眼,咖啡杯底部敲击在桌面发出闷响,伊薇千恩万谢地接过那杯饮料,捧在手里小心地啜饮。咖啡有点烫口,而且味道廉价劣质,但她摄入...

【李许】中秋佳节

是原创,所以,我才不说ooc呢!x


“你过不过中秋节?”许田森问李秋鸿。


李秋鸿痛打了他一下,“当然是过的!为什么问这问题?”


许田森揉着手背,“只不过是突发奇想地问。”


此刻他们正走在校园的道路上,经过大荷花池,原本娇美连片的芙蓉已经败了半数,显出一点的颓气来,有鲤在腐了边的荷叶下钻来钻去。


江珏不能说已然入秋,却也已经间歇转凉,就比如今天的早晨,许田森醒来的时候双脚冰冷,还打了个喷嚏,不得已翻出了一件外套披上。前两日还是阳光和煦暖洋洋的天气,说变就变了。


江珏大学种了许多树,此时也开始飘落叶了。有一些烂漫的女学生会跑到树下捡一片青黄的叶子夹在书里作书签,...

【原创】糊涂茶庄纪事(2)

茶庄重新建起来了,我在纸上写下龙飞凤舞“要打出去打”五个大字,让江乐师兄给贴在了大堂最显眼的地方。掉进同一个坑里多了,填不上就要晓得绕开走。


然后我和江乐师兄坐了下来,泡了一壶蜂蜜花茶,边喝边考虑如何东山再起。其实本也没什么东山,只不过是要考虑如何把茶庄办得红火。


不过说实话,我一个年纪轻轻的文艺少女,江乐师兄也只是一介武夫,都没什么经商头脑。可是已经夸下海口了,不做出些成绩来实在丢脸。


没有头绪,我就钻研起了旁门左道,盯着师兄看了好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师兄俊俏。江乐师兄见我笑容逐渐色情,断然地打破我的幻想:“六子,咱们开的是茶庄,卖茶不卖人。何况拿名气做噱头的下场我们已经看到...

【EAE】老头们(有更新)

ooc


你把窗子推上去,试图把因为害怕洗澡而溜到消防楼梯上的猫咪哄回来,然后你看到他们坐在花园里分享晚餐。


浓茶和咖啡,烤肉和小蛋糕。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口味,你和你的中国女友也有这样的餐桌问题,你们为此疯狂地吐槽对方的饮食习惯,总是为每次要做两份饭、去超市要买各种不一样的食材而争吵。可是你们的邻居不一样,他们面对对方西方或东方的饮料和食物没有任何的意见,只是安静地各自吃着心仪的美食,并且视若无睹地随意聊天。


你听见阿泰尔说:“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我觉得这个时间还是不错的,可以接受。”


艾吉奥愤怒地往自己的嘴里塞蛋糕,“不,阿尔,也许你可以接受你自己的,那是一种自我安慰?...

我们街上有个少年,和我年纪相仿,我和师兄自小就认识他。

他姓张,单名一个丹字。

在他出生时,胸口处便有一颗小黑痣。后来他长大了,果然想要出人头地,却不是像他母亲张姨希望地要发奋读书、考取功名,而是要拜师学武,将来长大了仗剑为侠,护一方平安。

张姨想了想,说你爹就是当大侠的,最后死在仇人刀下,你还想当大侠么?

张丹满面的莫名其妙,寻思这发展不对啊,就着他看话本子来的丰富经验反问他娘,娘,既然如此,你不该无论如何不让我走我爹的老路么?

张姨说,你说得对,从今天开始你别想学武功当什么大侠,好好学习才是正经差事。

那年他八岁,听说我师父是个高手,便偷偷来求师父收他为徒。我自然是不介意多个比...

【中分组】远古传说:伊甸苹果

冒险解谜游戏au——主角是记者、作者、私家侦探


中分组分别为:记者爱德华、作家亚诺、私家侦探艾吉奥


让我们一起用钻石割玻璃,硬币起螺丝,沥青补破船吧!准备好了吗?开始我们的ooc之旅吧∠( ᐛ 」∠)_


【1】


爱德华是来度假的。


他是他所在的报社最出色的记者,大概是因为他对所谓什么“危险”的认识实在太差,他总能报道一些寻常记者不能报道不敢报道的新闻,大大地满足了读者们对各种惊险刺激的好奇心。


他忙了一整年,四处奔波,最后赚足了钱,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至于为什么挑选了一个深山野人俱乐部一样的旅游点,他也不知道。应该是因为那张塞进了他家邮箱的广告单。...

正如前言所说,弑杀是组织里业绩最好的杀手,虽然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当然了,出名的杀手不是好杀手。可是在杀手组织里,他俨然是人气明星。一般来讲,杀手接单全凭个人喜好,组织极少干涉。


但那一次不同了。


老大亲自找到他,把悬赏单展开铺在他面前的桌上,弑杀首先看到的是上面一个硕大的朱红“甲”字,是最高级的刺杀任务,也是他惯常接的。可如果只是一桩普通任务,老大怎么会亲自来找他?


意料之中,老大开口了:“这单子,雇主要求非你不可。”


只有悬赏价格出到三千两黄金以上的金主才有挑选杀手的特权,弑杀知道这一单做起来一定非常棘手。不过,不是顶级的难办,恐怕人家也不会出这么多钱,指定...

©少女Celia | Powered by LOFTER